搜听书小说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都市言情 >女帝上恋综后爆红了 > 第23章 第23章(二合一)

第23章 第23章(二合一)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整整一天的时间, 辛娆充分明白了什么是‘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’。

就一次?

最后一次!

我保证是最最最后一次!

千万不要相信音痴信誓旦旦的保证,因为那大概率就是为了哄骗你一次又一次的谎言罢了。

这就和辛娆以前在大嬿见着乐师们见谱心喜,非要弄清楚这谱曲之人是谁, 再要求其演示一二三四五遍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

太阳好大, 辛娆好累。

晚上休息的时候,贺老爷子和石康两个臭棋篓子兴致勃勃的叫她下棋,辛娆也痛快应了, 眼瞅着他们下一步悔一步, 睁只眼闭只眼了。

只图一个耳朵清净。

弹幕:

【啊哈哈哈哈哈,完了完了,书他暴露自己的话痨本质了。】

【……谁说不是呐?前不久上那档音综的时候嘚吧嘚吧个不停, 结果上了恋综全程当个高冷哑巴, 我寻思着是他想当个高冷男神, 却万万没想到他是懒得开腔!】

【只有遇到感兴趣的人和事才会这样吧。】

【一来就说了想找个才艺双全的。】

【或许只有找个会音乐的, 他才觉得有共同语言?】

【预警预警——秦书你再这样下去,任何一个女嘉宾都会嫌你烦的!】

【大胆点,不要用任何, 辛娆已经开始烦了。】

【……噗,笑死。】

任何一件事都是过犹不及, 适得其反。

见辛娆眼神都懒得回他一个,秦书悻悻的走了。

临走前不忘揣着竹叶,奈何始终吹不成曲,最后折腾他的吉他,将辛娆的那首竹儿歌复原了个七七八八了。

但同乐不同音, 听着总归是少了几分洒脱感。

晚10点。

众人回了房间, 发完了今日份的心动短信, 与昨日毫无差别。

孟米丽见着陶俊星发的短信终于正常, 再想想今天他一声不吭的扛下所有活儿,没忍住给搭档说了句好话。

“今天俊星哥挺照顾我的,搬砖的活儿都是他在做。”

“……他好像一直都这样的。”

纪思甜在旁边小小的回了一嘴,默不作声地捶了捶酸胀的胳膊,小嘴不禁上撅,都能挂油壶了。

可是她今天都在干活!

一整天和顾曜没有半点交流不说,搬木头搬的手都快断了!

显然,孟米丽是get不到纪思甜今日份的沮丧。

她还在夸陶俊星,“对对对,俊星哥也就平时看起来稍微有点……额……演戏后遗症,但总的来说人还是不错的嘛,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呢。”

“他人确实不错。”

辛娆颔首同意,表示赞赏,从行李箱中拿了个新香丸放在枕头旁边,躺了下去,睡姿平整,没有发表其他意见了。

孟米丽挠挠头看了她好几眼,最后也干脆的转过身呼呼大睡。

对哦。

能不能成看当事人啊。

反正这几句好话就全当谢了陶俊星今天闷声干活儿的事,不拖不欠了,至于辛娆怎么想的她就不知道了。

毕竟今天陶俊星的表现实在太拉,她都不好意思,再继续开口了好嘛!!!
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。

纪思甜明知道这番话是故意说给辛娆听的,但此刻对比白天顾曜给辛娆递东西,跟自己干活的时候沉默以对,这心就像是被羽毛挠了挠似的。

明明以前陶俊星和顾曜两个人都会这么珍重对她的。

怎么现在……

纪思甜背对着墙角的镜头,暗暗咬唇,眼睑微红。

·

贺老爷子要带人去参观自己私藏这回事,大家昨天就知道了。

上午几人完成最后的一点工作,下午就去老爷子家参观一遭,晚上就得回小屋。

时间有点赶。

季铭和石康之前有幸去看过,所以就没跟着去,不仅如此,他们还拍拍秦书,顾曜和陶俊星的肩膀,语重心长道:“过去之后,你们三个放平心态就好。”

秦书&陶俊星&顾曜:“……?”

什么意思?

放平什么心态?

三人目露不解,季铭和石康也没解释,只拍拍男士们的肩膀叹了一口气施施然的走了,也都明白贺老爷子今日此举大概是要炫自家孩子了。

徒留男嘉宾们一脸的疑惑。

节目组也一脸疑惑。

直到……

他们坐车好几个小时,来到了贺老爷子的家,才发现这老爷子实力着实可以。

京城四合院?

人老爷子的家直接是个两进式的。

“来来来,到地方了,这是我家,欢迎参观。”

一下车,贺老爷子就拉着辛娆往家里走,精神抖擞,满脸骄傲,大有一副带你们来看宝藏的自豪之感。

众人感慨他壕的不讲道理。

老爷子却带着他们直奔最里间,珍惜的拿出钥匙打开了一个房间大门,露出里面被保管完整,散发着岁月之感的老物件。

仔细一看,竟全都是乐器。

“……!”

秦书呼吸一窒,眼热到挪不开。

看得出老爷子平时很珍重这一房间的宝贝,每一个乐器都得到了很好的保养,大件的拨弦乐器,如古琴、阮、琵琶、古筝,小件的吹奏乐器笛、笙、萧、葫芦丝都在置物架上绽放独属于自己的光彩。

可以说,这一房间的东西,是秦书很少看到的。

就算是专门收集这类乐器的音乐店铺,也不是贺老爷子收藏的这种上了年岁,一看就是好东西的老乐器。

秦书忍不住捂住胸口。

其他人惊叹于贺老爷子还有收集乐器的爱好,辛娆望着悬挂在墙上的古琴,赞道:“好琴。”

“小娆,你肯定懂的吧?”

贺老爷子听见她小声的赞叹,一副看穿了她的模样呵呵笑:“琴棋书画这文人四友你占其二,另外二者我估计你也是打小就学。”

这种从小就受文化熏陶的孩子,养成的性子大抵如辛娆这般沉稳了。

辛娆道:“略有了解,不怎么会弹。”

贺老爷子哼哼,“谦虚,你就继续谦虚。”

不过他也懒得拆穿了。

本来这一趟就是挫挫那些小子的锐气,在贺老爷子的眼里,现在的小年轻眼高于顶,一个个都还比不上自家孙子,还想着相亲成功,娶老婆?

啧,一个都不够格。

“小朗啊,你去把自己常用的古琴取出来。”看见辛娆对古琴多关注了几眼,贺老爷子哼笑道:“等会儿弹一曲,叫这几个开开眼。”

“……”

来了,来了,爷爷他又来了!

虽迟但到!

贺朗满心不愿,这就像是小时候逢年过节时,在饭桌上被大人cue着背诗词一样的尴尬情形,可他都这是个成年人了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……

“我从没现场听过古琴的声音哎!声音好听吗?”

孟米丽小声的和辛娆咬耳朵。

辛娆:“琴是四艺之首,大多文人修身养性,静心悟道的一种生活方式而已,琴的音色与古琴的品质有关,一般都是音色深沉,余音悠远,至于好听与否,那就见仁见智了。”

喜欢的会爱上它,不喜欢的,听完顶多被惊艳一二,然后也就那样了。

但习它,的确是能修身养性。

辛娆忍不住磨了磨指腹的薄茧,微微垂眸。

“……原来如此。”

孟米丽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

那头贺朗却小心翼翼的看了某位叽叽喳喳的女嘉宾一眼,到了嘴边的拒绝迅速换上了另一幅口吻,“爷爷,这边太拥挤了,不如我们去主屋吧?我去洗个手。”

“行,赶紧去吧。”

珍藏的物件嘛,都是老爷子的心头好,看着就贵,其他人不敢碰,只听着老爷子在叙述它们的历史,辛娆也听的认真。

“老爷子,不如就让我试试呗?”

秦书跃跃欲试的举手。

换来的,是老爷子毫不客气的闷头一棍,指着其中好几样,不客气的说:“这几样我顶多也就外借国内有名的演奏家来京表演的时候使用一二,你小子什么都不了解还想碰?先给我了解基础的,入门再说。”

“老祖宗遗留下来的传统,你们这一代的年轻人不想着发扬光大,还天天去学什么钢琴,吉他,真是……”

说话虽有然难听,但却是恰巧戳中了秦书薄弱的知识点,立马多了几分认真的态度。

·

不多时,贺朗焚香净手,去而复返,抱着琴带着他们去了主屋。

手指轻搭在弦上。

只是原本想弹的一首《流水》最后鬼使神差地被贺朗换成了别的曲目,如歌如诉,轻缓又悠远,叫人听在耳里,记在了心里。

【?弹的什么,有课代表吗!】

【来了来了,啊啊啊,这素人小哥哥我粉了,是凤求凰啊!】

【女嘉宾里面有他喜欢的,所以这是借着机会光明正大的表达心意,听听这声儿,绝绝子!】

【有眼不识荆山玉,无情难奏凤求凰,AWSL……】

【素人小哥哥都比他们三个来的会。】

【这一次,是他们输了。】

【这一次,是他们输。】

【这一次……】

弹幕难得整齐划一,充满了对男嘉宾们‘怒其不争,哀其不幸’的味道。

节目组瞅着这情况愁的脑子都乱成一团浆糊,急忙与导演说:“耿导,再这么下去,这素人小哥哥都比男嘉宾吸粉的多,后面还怎么录?”

这一对比,叫人不忍直视啊。

“你懂什么?”

耿导斜睨了他一眼,抱拳道:“不破不立,还好这素人实力过硬,不然我都愁后面怎么录呢……呵呵。”

他就不信这几个没受到一点刺激!

工作人员:???

完了完了,导演疯了,竟然说出这种话来。

您也不怕被嘉宾们的经纪人喷死?

一曲毕。

贺朗紧张地喉结滚动,“我弹完了。”

几个听不明白的只觉得这声音怪好听的嘿?

而秦书的表情逐渐从兴奋,到纠结,最后扭曲,再到一脸平静。

贺老爷子强忍着笑说:“这古琴声音好听吧?秦小子,以后不妨也接触下古琴,学几个曲?”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